「 得獎作品欣賞

作者:王曙蒨 (海外僑校教師組 優等)
作品:傳統中文之去留

繁體字要發揚光大, 唯有現在採取漢語拼音, 讓廣大學習中文的人群, 唯一種拼音是用. 現在簡,繁字之爭, 是政治問題, 唯各自退讓一步, 才不至造成百年的遺憾.

漢語拼音是可行的, 它有完善的邏輯系統, 規則不混亂, 它其實與台灣的注音符號無分別, 只是用英文字母取代了注音中的符號而已, 對外國人而言, 不用記一套新的符號來學習”說”中文, 對所有的華人來說, 英文字母是一生中必學的,也不至增加負擔.

如果說簡體字在改造的過程中,沒有參雜政治因素, 是不可能的, 如真以文化來考量, 也就不至於簡化到現在如此雜亂無章, 就目前來看, 簡體字唯一的貢獻只是少了幾個筆劃, 然而在數位, 電腦化的時代中, 這少了幾筆劃的功勞, 已不是功?一件, 而簡化過程中所造成的損失及傷害, 遠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的. 常常有人批評簡體字, 第一個抱怨就是, 簡體字沒有繁體字美, 美與醜之爭, 見仁見智, 我在此不予置評. 我要從其他的層面看簡體字的損失.

邏輯與規則要簡單明瞭才容易記, 就如電腦的邏輯只有0與 1, 由這個0 與 1 的邏輯創造出千變萬化的便民程式, 為人所用. 而在減少文盲的大前提下, 文字簡化的過程, 使文盲減少了, 但普遍的大眾變成了次級文盲, 所有古籍文物, 以繁體字為主, 他們認得的字了, 卻與兩千年前, 一千年前, 一百年前, 或是五十年前, 是有所不同的, 有些甚至差別很大, 這種格格不入, 讓我們不禁要深思, 簡體化的過程是不是太草率了些. 以下是我個人對簡, 繁體字比較的一些心得.

一. 當規則中有太多的例外, 也就變成沒有規則了, 繁體字 ‘貓’ 與 簡體字 ‘?’, 筆劃只有四筆之差, 然而在科學邏輯上, 遺害太大了, 我們的祖先在很久以前, 就發現貓與狗(犬)是不同的, 牠們的類別不同, 所以, 給予不同的偏旁來代表不同的類別, 然而, 在科學發達的今日, 我們卻為了省那幾筆劃, 變成貓狗不分, 值得嗎 ? 再看 “豹”字, 簡體與繁體同字, “豹”偏旁仍屬於貓部, 也就是貓部的偏旁仍保留, 並沒有被簡化, 雖然貓與豹同類, 但在教簡體字時, 你得告訴學生, 這是個例外.

二. 把同音字全刪除, 只取一二以代之, “幹”, “乾”, “干” 全成了”干”字, 所以, 才會有喝酒時說 ”大家一起來干一干, 干一干 !” , 把它翻成繁體字時, 以”干”為”幹”, 就成了一句髒話了, 這是我看大陸連續劇時, 親眼所見, 一句普遍的問候語, 竟成了笑話. 如以繁體字來表達此句,”他很能乾呢”, 基本上我們體會的是, 此人有好酒量, 如果用簡體字表達這句,” 他很能干呢”,恐怕只剩下此人能力強又能幹的意思了. 然而在辭意表達上, 簡體字根本佔不到便宜, 字變簡單了, 可是詞句的解釋增多了, 為了避免錯用與混淆, 簡體字句的使用, 可能變得更冗長. 合併字的使用, ”干”只是其中一例, “松”, “鬆”; “發”, “髮”; ”後”, “后”; ”傑”, “杰” 等合併使用, 所造成許多辭意上的混淆, 不容忽視, 在簡化過程中, 這類例子, 多不勝枚舉.

三. 需要穿鑿附會才能得到的邏輯, 並非好邏輯, 以”聽”為例, 簡體寫法是”听”, 口與斤合起來就成了’聽’字了, 背後的邏輯是, 斤當斧用, 用斧把口砍去, 就只得聽了, 我不禁要問, 如果這邏輯成立, 那為什麼是’聽’, 而不是’看’呢 ? 繁體的”聽”字, 雖然難寫, 可是一目了然, 因為從耳部, 與耳朵和聲音有關, 由於有這個邏輯存在, 你一生都忘不了”聽”這個字. 簡繁”耳”屬同字, 且字義相同, 但與”耳”最有關的兩個字”聽”和”聲”, 簡體寫成”听”和”?”, 卻被簡化成與”耳”毫無相關, 這是好邏輯嗎? “電” 變成 “?”, “雲” 變成”云”後, 不但少了邏輯, 更少了那份優雅, 而簡化的過程中, 很多字是根本沒有邏輯的, “?” 即為一例, 此“?”乃”葉”矣, 在沒有邏輯下的字, 就成了個別例外, 太多的個別例外, 就成了沒有規則, 必須死記, 而簡體字又造出太多個別例外之字.

四. 簡化中的不連貫性, “魚” 字下面四點, 簡化後就成了一橫, 但”黑”,”杰”等字, 仍保有那四點水, “電” 變成 “?”, “雲” 變成”云”, 但”雷””雷”又是繁簡一字, 同屬一類字, 除去偏旁”雨”字, 是全無標準的. “?” 即 ”漢” 也, ”?” 即 “嘆” 也, 而”?” 是 “僅” 也, “?” 也是 “謹” 也, 本以為以”漢”,”僅” 之邊, 全簡化成 “又” 字了, 但”謹”, “瑾”等字, 仍是 “?”,”瑾”, 並無照此邏輯簡化; “?” 即 “鄧” 也, “登”即”登”, “?” 即 ”趙” 也, “肖” 即 “肖, “?” 即 “銷”, 簡化的標準在哪裡, 無從定論.

五. 當許多字從字典中消失時, 也就是我們的思想被框限之日, 許多的字被造出時, 有它的需要性及必然性,它創造出許多優美的意境, 遼闊的視野, 和無疆的思路, 這也是中華文化能一直融合, 吸取, 精進, 留下好的,代代相傳, 給予後世. 許多字不常用, 並不表示無用, 沒必要從字典中刪除. 簡體字簡化者最自詡的是, 把我們常用的兩千多個字, 減少至一千多個字, 減少了學習者的負擔, 中文的字典可能變薄了, 但為了解釋一個簡單的字所連結的前因與後果, 辭典必定要加厚才行, 這就是把風馬牛毫不相干的字, 只因它同音或類音而合併時, 所產生的必然結果. 簡化所帶來的好處, 只有好寫一項, 至於好認, 好用, 我不敢茍同. 但當有一天, 百年以前的文字,需要靠考古學家, 才能辨認時, 這些文字的改造者, 不知該是千古罪人, 還是萬古功業者呢.

六. 當懂繁體字的人,成為國寶時, 以古鑒今, 將成為絕響, 即使近如百年以前的書,也將成為天書, 文化的斷層, 所造成的影響, 難以想像. 文字不是不能變, 幾千年來文字一直漸進在變化, 水到渠成式的在走著, 文字簡化是多麼鉅大的文化工程, 簡體字的簡化過程中, 有太多倉皇無章的痕跡, 有太多牽強附會的鑿影, 而往往政治正確, 並不表示對歷史負責. 中國大陸經濟如以現在的腳步持續發展, 無任何意外發生, 在不久的將來, 可以想見, 追求文化更高層次是必然的. 同是炎黃子孫, 台灣, 香港的孩子可直接唸古文, 讀古書, 品味古物, 而大陸的孩子卻得透過翻譯才能解碼品嘗, 這樣好嗎 ? 而這種情勢是可避免的, 經由溝通, 了解, 和談判, 是可以找到一條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路.

而以周光有先生說, “簡體字好不好,小學老師說了算, 因為簡體字真讓小學生容易認,容易寫”, 我不同意這句話, 一. 這些所謂的小學老師, 到底有多少人, 正正規規的受過繁體字的教育, 如果這些小學老師中, 絕大部分是根本沒有或是少有接觸繁體教育, 這個統計樣本是有問題, 不可信的. 我有理由這樣認為, 因為從1966年文化大革命起或之前至以後,簡體字基本上是大陸官方字體了, 這其中簡化與接受的過程是強制的, 而非漸進的, 所以, 今日五十歲以下的人, 應該是完全沒有機會接受繁體字教育. 在多數的小學老師, 沒有接觸過繁體教育, 他們的意見又怎能說是正確的呢? 這就像你問學生, 要不要寫家庭作業一樣, 可能百分之百的學生都認為, 寫家庭作業是浪費時間,沒有義意的, 但這樣的民意是正確的嗎? 我只同意簡體字容易寫, 但絕不比繁體字容易認. 以“遠”, “運” 二字為例, 簡體字為 “ ?”, “? “二字; 繁體字的 ”遠”, “運” , 筆劃雖多, 但差異很大, 所以不容易混淆, 但簡體字 的 “ ?”, “? “二字, 筆劃少了, 但太類似, 很容易認錯, 這是我個人的經驗.

中國大陸也許可以影響世界, 但身為中華民族的一份子, 我們是可以改變中國的, 繁體字是可漸進式的加回教學及文化系統的, 一年加一些, 讓簡, 繁字並用一段時間, 再慢慢以繁體字入官方系統, 有現在的電腦科技幫助, 不需二十年, 所有的中國人看的是同樣的一本書, 這才叫做統一. 繁體字對中國人來說, 並不陌生, 你的父母曾經用過, 你的祖先用過, 毛主席用過, 鄧小平先生用過, 以至於現在的中共領導人都曾經用過; 秦始皇曾經用過這樣的文字, 漢武帝, 司馬遷, 曹操, 諸葛亮, 唐太宗, 司馬光, 康熙, 雍正, 和乾隆皇帝, 都用同樣的一種文字, 寫出中華民族一篇又一篇, 可歌可泣的文化史詩來, 用同樣的一種文字, 創造出中華民族一段又一段, 堅忍無懼的燦爛歷史. 中國是否能青出於藍, 再次的發光發亮, 除了有雄厚的經濟實力外, 文化上的豐富是必備的, 而這些文字都是我們的祖先留下的寶貴遺產, 它有完善的邏輯, 優美的字體, 豐沛的辭彙, 就像電腦中的0 與 1, 善為運用, 誰說大漢, 大唐, 和康乾盛世不會在可見的未來重現呢 ?

傳統中文之走向 – 續篇
由於規則混亂, 邏輯不清,簡化後的簡體字, 並沒有達到它預期的效果, 而省下幾筆劃的功勞, 往往又被太過簡單而類似的字體給混淆了, 反而變得不容易認. 例如, 厂, ?,?,?,尸,?,?,?,?, (繁體字依次: 廠,廣, 戶, 盧, 屍,遠,運, 陰,陽); 過多的合併字使用, 容易造成辭意上的誤解, 反而變得更難用. 然而最為人詬病的是, 凡五十年以前的書籍, 都得翻成簡體字, 才能看得懂. 更讓我們覺得這簡化的工程, 不但效果不彰, 反而要花更多的人力和物力去做翻譯的工作, 就算可以找到足夠的人力完成翻譯的工作, 把古書都給翻譯完畢, 但你能改變乾隆的墨寶, 康熙的書畫, 顏真卿的字帖, 和成千上萬件與傳統文字有關的古物嗎? 改不了! 與其如此, 不如讓現在受過繁體字教育的優秀人才, 投入繁體教育, 培訓小學老師們, 再由這些老師們, 培育下一代, 代代相傳, 很快所有中國人都具備同樣的工具, 可以神遊古今了.

繁體字的”發,髮”, 簡體字都寫成”?”,由於合併字的使用, 從簡至繁,往往就成了多重選擇題, 不知選哪個好, 只有隨便挑一個. 例如, 新浪網重慶商報2006年4月11日報導, 章子怡半裸廣告出現日本鬧市,再遭網友辱罵, 在這半裸的廣告圖下, 就寫著 ”給章子怡惹來非議的洗發水廣告”, 由字面上看這”洗發水”三個字, 就會聯想這是一個新產品, 不但有洗髮精(水)的功能, 同時更有生髮的作用, 但如果買回去, 它只是單純的洗髮精(水)而沒有生髮作用, 是否犯了廣告不實之罪呢, 追根究底, 原來是溝通出了問題, 如果這”洗發水”用簡體字的語音來表達是不會出錯, 因為”發”與”髮”唸出來的音調是不同的, 但所謂的溝通, 不只是包括有聲的音調, 更包括無聲的文字, 而繁體字無論在語音的傳達, 或是文字表達上, 都佔盡優勢, ”發”與”髮”不但音調不同, 寫法不同, 而作用更是不同, 根本沒有錯誤的空間, 與其少寫幾筆劃, 不如現在就多認幾個字, 將,”發”與”髮”這兩個字分開, 以免日後官司纏身.

又如我們愛吃的乾麵, 不論是肉絲,雞絲, 麻辣乾麵, 看到”乾麵”二字, 自然聯想這是麥類, 是一種細長的食物(麵), 而最後的成品是沒有太多湯汁的(乾), 這無聲的文字表達了一切, 而簡體字寫成”干面”, 從字面上是看不出它與食物有關的, 但如果寫這”干面”的人是餐廳的服務生, 正在做點菜之用, 他的老闆知道, 大廚知道, 油鍋知道, 配菜者知道, 在餐廳服務的所有人都知道”干面”就是” 乾麵”, 不會給錯餐點的, 但好的文字, 不應該只有好寫, 服務少數人, 和特定的團體的, 它更應該包含好認,好用, 以及獨立而清晰的辭意表達, 這時繁體字的獨立且清晰, 服務所有人的功能就一覽無遺了.

中文字的偏旁與字首, 常常是最直接的邏輯, 它告訴了使用者一些規則與情境可循, 有三點水者(河, 湖, 流, 海, …) 與”水”有關; 有”言”字邊者(說, 話, 語, 講, ….)與話語有關; 從”口”部者(吃, 喝, 咳, 吐…)又與嘴有關; 從”手”部, 提手邊者(捲, 採, 摘, 搶…)又多與手部的動作, 行動有關; 這是清楚又可貴的邏輯, 無聲的文字代表了千變萬化的想像空間. 而今日的簡體字, 又常為了便捷與快速, 把字中最重要的邏輯給刪除, 例如”餘”字,簡化後將“餘, 余”合併為”余”字, 所以, ”年年有餘”就成了”年年有余”, 繁體字的”餘”字從”食”偏旁, 不正代表著有多餘的食物剩下來, 見字思意嗎? 又如, 繁體的“捲”與”採”, 簡體寫為”卷”與”采”, “捲, 卷”成了”卷”, “採, 采”成了”采”, “春捲”成了”春卷”, “採茶”成了“采茶”, 這其中少了什麼呢? 少了用”手”去做的一個動作, 春捲不光是最後圓圓長長的產品, 這個”捲”字告訴你製作的過程, 是用手把卷皮連同餡兒一起捲起來; 採茶的”採”字, 不也是同樣的道理嗎? 想像著一?清香, 淳樸的茶農, 正在摘取嫩葉, 香飄滿園的景象; 省去了提手偏旁, 僅有三劃之差, 但我們失去了更多, 那就是我們以為文字是死的, 它是不會說話的, 但這”春捲”與”採茶”又活生生的告訴你, 它的動作, 情境是如何行成的, 難道文字真的是死的, 不會說話嗎? 此時無聲勝有聲.

看似複雜的繁體字, 由於有較好的規則, 清楚的邏輯, 在有跡可循的條件下, 辨認及歸類, 變得非常容易. 例如, 有一組繁體字 ”髮, 鬢, 鬍, 鬚, 髻, 電, 雷, 雪, 雲, 雹, 採, 捲, 摘, 推, 捨 ” 和同一組簡體字 ”?, ?, 胡, ?, 髻, ?, 雷, 雪, 云, 雹, 采, 卷, 摘, 推, 舍”, 當你要把與毛髮有關的字歸為一類, 很容易就選出”髮, 鬢, 鬍, 鬚, 髻”等字, 當你要把與天氣有關的字歸為一類時, 很容易就選出” 電, 雷, 雪, 雲, 雹”等字, 同樣的道理, 你會很快的選出與手的動作有關的字” 採, 捲, 摘, 推, 捨 ”, 為什麼呢? 因為你用最簡單的邏輯, 以字首和偏旁來分類, 然後舉一反三. 但相同的邏輯, 並不能用於簡體字. 所以, 繁體字雖有較多的筆劃, 但卻有簡單的規則與邏輯, 反觀簡體字, 雖然筆劃減少了, 但邏輯與規則相對是繁複的.

今日所用的簡體字, 有自創字, 合併字, 有的是存在已久的俗字, 這些俗字, 合併字的使用, 年月不可考, 也許有百年, 也許有千年的歷史, 但這麼多年來, 為什麼一直無法扶正, 取代傳統文字, 難道真的是讀書人的自傲嗎 ? 直到近五十年廣為使用後, 不用不知, 用了才知道, 它的優點, 好寫一項, 是無法超越它的缺點的 – 邏輯混亂, 規則不清, 辭意不明. 從前帝王時代, 身為人臣者, 伴君如伴虎, 書寫以文言文為主, 詞句本來就不多, 所以白紙黑字的文字, 必須要達到辭意清晰明瞭, 否則, 小則有牢獄之災, 大則人頭落地, 不得不慎. 這讓我們覺得, 如果太過簡單的字, 不是更容易在多一筆, 少一劃之間, 引起誤會, 而有“字”不達意的問題嗎 ? 那不如多寫幾劃, 讓誤解減至最低, 錯誤不易發生.

簡體文字大量使用後, 突顯了與”古”不相融的問題, 而此問題會永遠存在且不易消失, 把繁體文的著作翻成簡體文, 可解決暫時之需, 所以, 才會看到有大量的古典文學都翻譯成簡體字出版. 為什麼呢? 因為讀者想要直接閱讀繁體著作是有困難的, 辛苦的, 太多不熟悉的文字, 會阻礙他們閱讀的速度和求知的慾望. 因為在他們從小的訓練中, 傳統文字的吸收是被摒除在外的. 當文字改造者把我們常用的2000多個字, 減少至1000多個字為簡體所用時, 同樣也意味著, 在一篇繁體文章中, 學簡體字者, 將有一半以上的字是看不懂的, 而這種看不懂, 或是不明白, 是無法從上下文猜測的, 唯一的補救方法, 就是多認一些字. 而學繁體字者, 閱讀簡體文的困難度相對是低的, 只要記得一些比較特殊的新創字, 一篇簡體文章, 在腦海中, 幾乎是無須翻譯, 直接閱讀的. 不用經過翻譯而能直接吸收, 這樣的思想訓練是最完整的, 而要達成此種效果, 只有一種方法, 就是讓繁體字成為正式的官方系統, 它從根本解決了與”古”不相融的問題, 而近五十年所用的簡體字, 流通於民間, 就讓它留於民間, 仍然置於字典中, 不必刪除, 因為它曾經是歷史的一部分.

傳統中文繁體字是經千年使用過的穩定系統, 經千萬人滋潤過的文化系統, 它背後豐富而龐大的資料庫, 是取之不盡, 用之不完的文化資源, 漢語拼音解決了”說”中文的困難, 而更重要的是, 它與現代電腦科技之間的運用是直接的. 傳統中文, 漢語拼音, 與電腦科技的結合, 連古通今, 把簡體字所面臨的困境與矛盾一併解決, 把繁體字所難以克服的書寫過程化為簡易, 把中文所受限於的電腦輸入方式流於無形. 這些優點與好處, 是所有中國人, 從古至今, 用他們的智慧編織出來的. 今日天下為人父母者與莘莘學子們, 每天只需花十分鐘的時間, 陪著孩子, 多學兩個繁體字, 這將是你們此生最重要的投資, 而且可以預期, 回報將是無窮, 一生受用不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