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獎作品欣賞

作者:葉楚懿 (海外僑校教師組 優等)
作品:傳統中文之去留漫談華語文的選擇

當談起孩子的教育問題時,華文教育總是很自然的成為想要孩子學習的語言,但為何要讓小朋友學習正體字時,自己便開始反覆思量“為什麼? ” ,是因為從小便接觸繁 ( 正 ) 體字、認識正體字而對正體字倍感親切嗎?這是決定要孩子學正體字的主因嗎?在進入二十一世紀的知識經濟時代,中華文化及大陸市場的開放還有台灣、香港及新加坡亞洲之虎的經濟實力,中文語言的學習便更為重要,自己對協助孩子選擇學習正體字或簡體字便要認真的考慮,尤其希望孩子的根基要打好,因此送子女初學中文時便更認真的做一番思考。為了替孩子做一個重要的決定,自己首先剔除政治因素的考量,以一個客觀的文化、歷史、傳統、藝術、文學及科學等方面做了一個簡單的自我探討。同時,自己列出以下問題,並藉尋找答案的同時,能理出一個方向:

1.  為什麼要送孩子接受中文教育?學習西方文化不夠嗎?為什麼要孩子這麼辛苦呢?

答案當然避免不了和所有認同自己是炎黃子孫的家長一樣,只要有機會都盡可能讓孩子接觸有豐富歷史的中華文化,讓孩子也能夠享受中西文化的薰陶,另一種原因是希望孩子有更多的競爭技能及實力。

2. 什麼樣的華文教育才符合自己的要求呢?

相信每個家庭都有自己的價值觀,是否憑著自己的喜好便能夠決定孩子的學習方向呢?自己同樣與許多家長一樣,總希望讓孩子學最好及最實質的教育,而身為炎黃子孫的後裔,能夠學習及了解五千年博大精深的中國歷史文化,語言文字便是重要的一環及關注的方向。而在講求知識創新的國際競爭時代,“豐富的知識”更是創新的根源。因此,當面臨學習簡體或正體華文教育的抉擇時便要仔細的研究一番,尤其身在多元文化的加拿大,自由選擇孩子的第二語言教育便是家長們的重要責任。本人希望孩子能夠有興趣的學習正統教育,把根基紮實的打好,將來能活用到生活上工作上,同時也能增加本身的文學內涵。

3. 簡體、正體的比較:

為確保自己的決策正確,便翻查資料以了解文字歷史演變及文字結構變化對思維的影響後,僅此列出淺見與大家共參。

簡體字 正體字
歷史 1950年以後開始把一些本來比較複雜的字加以簡化,至今一共有2338個簡化字 文字的演變,從甲骨文到篆書、隸書、楷書、行書、草書,這幾種不同的字體,在1950年代以前,都是同時存在於整個中國的,只是楷書跟行書比較通行,其他的字體則只是考古或書法專家們才會用到。
優點 個別文字筆畫較少。(在3000字中,筆畫減少的字接近50%) 1.承接歷史,學習者可自由閱讀傳統文獻。
2.較符合字源。
3.各字筆畫差別較大,有助於辨識。(尤其是手寫體)
4.字形較優美。(此由書法的藝術中體會)
缺點 1.簡化筆畫,降低辨識優勢。(見文字構造)
2.系統變正,加重學習負擔。(學生需要學習的部增加,見文字部件列舉)
3.同音兼代,致使語意歧異。(見文字語意)
4.無法類推,導致系統混亂。
5.脫離傳統,造成文化斷層。(一般大學生無法閱讀50年前的報刊)
1.部分文字筆畫較多。
2.部分文字的字形、字音,與現代脫節。(字形如塵,字音如護)
文字部件 部件是字形結構上最少的單位,可以小至筆畫,大至部首。透過部件來學習漢字,從消極方說,可以化整為零,減少學習的障礙;從積極面說,可以累進學習,加強學習的效果。
簡化字,個別文字的筆畫固然得到簡化,但是學習簡化字的人,卻必須學習許多傳統字形中所沒有的部件;換句話說,簡化字著重個別字形的簡化,卻使得部件的系統變正。
舉例來說,「頭」字,學過「大豆」的「豆」、「必須」的「須」,可以容易的學會,學習簡化字的人,就必須多學一個「?」字;又如會寫「土」字,就可以學寫「堯」字(亦即繞、撓等字的部件),學習簡化字的人,必須多學「?」這個部件。因此簡化字部件的數量,比傳統字形多了一百多個,也就是說,學習簡化字的人,在不知不覺中付出了較多的心力。可惜一般的民眾或學生,只看到「簡化字個別字形筆畫較少」的表象,卻不能從整個文字系統的角度來作評估。
字的構造 中國文字分形、音、義三個要素。形是顯示它的形狀,音是顯示出它的讀音。義是顯示出它的意思來。拼音文字是由許多字母排組合而成的,從字表面猜不出它的意思,字母的數目順序一變意思就變了。拼音文字很多都是看到字就唸得出來。中國文字是從圖畫開始的,所以它有一個先天的優勢,就是很多字,你看字的樣子,意思就能猜出個八成。
文字語意 加拿大為多元文化國家,近年來兩岸移民人口也不斷增加,商店商品標籤看到許多 語意歧異的字,如:「麵」 簡體字 寫成“面”,對懂得正體字看來是錯別字,因為麵類是用小麥磨成可以吃,而「面」是「顏面」的意思。又如:在 家「裡」簡體字寫成“里”,裡 = 堿萓P,指內部。“里”在名詞上指家所在的地方,古時五家為鄰五鄰為里,也指長度。

經此比較,關心孩子教育及知識的我,肯定自己的抉擇是對的。因為讓生長在國外的小孩能夠 像許多西方人一樣的學習中文,不光是由於興趣、工作跟實際生活上的需要外,更希望孩子能夠享受及閱讀中國五千年的歷史文化,發揮 其想像的空間,提高創新能力 。另外一點是傳統中國文字的構造有豐富藝術價值。正體文字構造及字源,不會造成 同音兼代出現錯別字,造成錯誤的文字表達。

 

當決定要送孩子學正體字的教育後,同時也選擇了加拿大首都渥太華的加京國語學校,一所著重學會、聽、說、讀、寫,採用純正國語教學的學校。加京國語學校以培養“德、智、體、群、美”五育兼顧的品質為學校宗旨, 介紹中華文化;生活習俗與傳統價值,並注重生活倫理道德及日常生活會話,以注音符號為主、漢語拼音為輔,採用單元教學法,熱心老師的認真教學,不斷採取輕鬆活潑的教材讓孩子快快樂樂的上學。

 

「注音符號」與「漢語拼音」這兩套音標在海外華語教學中一直是熱門的話題。 加京國語學校採用注音符號教學對許多不認識注音符號的家長都有種抗拒感,總認為漢語拼音才容易學,藉此也提供個人研究與大家共勉。僅此說明不論是注音符號或漢語拼音最終都是用來增進學生對詞彙的發音與認字。 學生總視注音符號之學法為畏途,認為它沒有漢語拼音那般容易上口又好記;其實不然,注音符號之制定,有其完善的架構,有法理可尋,與中國文字是不可分割的一體,因為注音符號基本上是借用古文字,取其聲或韻,再簡化筆劃及寫法而成。因此,學注音符號除了可以幫助正確發音外,還有練習中國字筆劃、寫法的附加效用。對初學識字的兒童來說,也許無須解析注音符號的出處,但對識字不少、而母語非國語 (普通話) 的大孩子或成人而言,瞭解注音符號的出處將大大有助記憶,而藉著學習,更能肯定注音符號的功能遠勝於漢語拼音。從學習的觀點而言,學童倘若同時透過一套符號來學習兩種甚至三種語言,必然會產生混淆。因此,初學語言至三年級的孩童最適合使用「注音符號」學習中文,對那些英文已有基礎,不致將漢語拼音與英文拼字混淆的大孩子,尤其鼓勵他們兼習兩種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