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得獎作品欣賞

作者:洗曉靈 (海外一般組 佳作)
作品:

小時候不懂得,為什麼別人的名字那麼少筆劃?我除了姓氏比較簡單外,名稱“曉靈”二字加起來足足四十劃。每次在表格上或課本上填寫名字,我的字都像放射性似的,“冼”字比較少,隨之“曉”字會漸漸地變大,到了“靈”已經比 “冼”要大兩倍。以前在香港讀小學時,每當老師生病而缺課時,代課老師多半愛拿學校特製的罰抄紙,要我們寫二百次“我XXX(自行填寫自己的名字)以後不敢在上課時候說話聊天和聽老師的教導。”,屆時我定必是班裡最不高興的人,但王命難違,也只好一邊抄寫,一邊看著坐在不遠處,名張大本的同學。

移民後,我進了中文學校繼續學習中文,除了一般語文課程外,亦有教授簡體字。不知是不是因為自小已經用繁體字的關係,雖然學了一個學年,但我依然無法掌握簡體字的基本要領,老是在不應該的地方畫蛇添足。母親看過我那慘不忍睹的考試卷後,問為什麼能反指出她寫錯繁體字的我,在學簡體字時會那麼笨拙?我一臉無辜地回答說:「簡體字很難寫呢!飯不像食物,詩不像言句。」母親隨即呆住了,我小時候的默書很差,老是被多筆劃的中文字嚇著,當時母親就是教我要把中文字當作圖畫記著,例如飯是食物,用食字邊;詩是由文句組成,文句能說,所以定必有“口”,用口說出一疊疊的文稿,就像“言”字的結構一樣,所以詩是言字邊等等。當“飯”和“詩”用簡體字程現後,這套記字公式便不再成立了。我繼續解釋說:「“開心”的“開”在簡體字無“門”,那麼怎樣開門呢?“頭髮”的“髮”和“發達”的“發”都用同一個字來表示,前後的“後”和“王后”的“后”亦是,但它們的意思本就有著天壤之別,所以我的閱讀理解才考得那麼差。」母親沒有責怪我,只是說學簡體字是大勢所趨,因為用簡體字的人比繁體字的人要多好幾倍。話雖如此,但我還是比較喜歡繁體字,一看字的結構,便能了解當中意思,而且字型優美,一個個由象形文字演變而成的繁體字就如一張張圖書在訴說故事。

小時候的我,很怕寫自己的名字,十歲起才漸漸把它寫得大小歸一。我曾經想過用簡體簽名代替繁複的繁體名字,反正意思還是一樣,但我最終也沒有這樣做,因為我的名字無論用那一種字體書寫,它都那麼漂亮,尤如藝術般。我更喜歡名字當中包含了:“日”、“土”、“雨”、“口”、“工”和“人”,感覺很豐富,轉成簡體字後便什麼都沒有了,只餘一把什麼都愛銷毀的“火”。所以即使每年要簽寫百多張聖誕卡,簽名字簽得手也發酸了,但我亦依然堅持用繁體字,除了因為我非常喜歡自己的繁體名字外,更因為這是我們中國人的自豪、代表了華文化的寶物──繁體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