俠客行
      
      三十年來,俠客島的賞善罰惡令一直是武林的夢魘。每隔十年,俠客島都派出賞善罰惡使,邀請各門派掌門人到島上喝臘八粥,三十年來,不肯接賞善罰惡銅牌者,誅滅全門,無一幸免;肯接的,去了俠客島後從未回來過。雖知被長樂幫奉為幫主是為了賞善罰惡令,狗雜種有感於幫眾對自己畢竟十分敬重,於是接下銅牌前往俠客島。原來俠客島主對武林中大小事情都調查得清清楚楚,被誅滅的門派無不是罪有應得。十年一次之邀約,則是因為島上奇藥需十年才能成熟。至於從未回家的高人們,更不是被島上囚禁或殺死,而是沈迷島上深奧難解的武功秘笈,不忍離去。這些深奧的武功後來被狗雜種參透學會,於是島主自行毀去秘笈,所有的人只好離開俠客島。


       本書情節發展是作者一貫使用的樹枝狀手法,由石清、閔柔、梅芳姑,丁不四、史小翠、白自在兩組三角戀情開展,至第二代、第三代的糾結,最後回歸到第一代的孽緣告終。由不識字的狗雜種破解深奧的武功秘笈,練成高深武功,雖然是出乎俠客島主的意料,卻不是作者顛覆的、唯一一次的作法。但寓武功秘笈於詩中,詩旁無數註解卻如同廢紙的誤導,暗喻作品的理解不在精細的註釋,而在心領神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