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情劍客無情劍

      一書中出場的人物並不多,主要角色男性方面有李尋歡、上官金虹、阿飛、荊無命;女性方面則有林詩音、林仙兒、孫小紅。全書的情節發展大抵可以分為二段大段,第一段為林仙兒陰謀假扮梅花盜引起武林風波始,至東窗事發與阿飛一同歸隱消失止;第二段則為描述金錢幫企圖稱霸武林,最終以幫主上官金虹喪生而結束。在這兩段故事中,李尋歡皆是揭發陰謀、力抗惡勢力的主角人物。本書的人物關係往往呈現一組組相互對照的關係,如李尋歡與上官金虹、阿飛與荊無命、林仙兒與林詩音,同一組人物總是表現出截然相反的作為卻又有性格上極相似之處,因此分析這些人物之間的心理糾葛與互動關係,就成為全書最精華的地方。在其中,主角李尋歡作為一個正面人物,同是是正義的化身卻又帶著悲劇色彩、濃厚詩意的形象,展現為一種蒼涼的姿態。

       上官金虹、阿飛、荊無命則分別代表了權力欲望、原始的血氣熱力與死亡的絕望。林仙兒則充份展現了性的魅惑。古龍對於林仙兒的著墨甚多,所佔篇幅幾乎超過李尋歡,她同時也是第一段情節中的陰謀主角。以這麼多篇幅去描寫林仙兒這樣一個陰謀浪蕩的反面的女性角色,所代表的意義並不僅是單純的林仙兒這個角色所表現出來的負面形象而已,更展現了男性自我面對情欲時的焦慮與宰制。林仙兒在小說中所代表的是性欲與陰謀,這二者合起來的結果恰恰指向了竊奪男性權力的危險性。所以《多情劍客無情劍》一書中極力描述林仙兒在性方面對男人的無可抗拒的誘惑力,又極力貶抑她的存在價值,好像在同時進行著一種吞食與嘔吐的雙重行逕,透過吞食滿足對女性色欲上的宰制,又藉由嘔吐消除因此而引起的自我的焦慮恐慌。

       李尋歡和上官金虹是一組相互對照的人物,所以面對原本應該是死對頭的上官金虹時,李尋歡可以說出:「上官金虹若不是上官金虹,又何嘗不會是我的好朋友?」古龍並且藉由眾人之口再說出:「這兩人像是有些相同的地方」、「他們都不是人…李尋歡若不是李尋歡,也許就是另一個上官金虹。」所以古龍喜歡強調知己與仇敵可以合一:「一個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會是你最可怕的仇敵,但一個可怕的對手,往往也會是你最知心的朋友…因為只有這種人才能瞭解你。」

       所謂士為知己者死,古龍筆下驚天動地的友情就是奠基於這樣一種彼此間的瞭解,而這瞭解其實是與尋求一種自我認同與自我證明的追求息息相關。所以可以說上官金虹是李尋歡的另一個自己,是一面鏡子,照出了他內在本質的另一個面向。多情劍客無情劍中的劍客指的是誰?依古龍的說法,是阿飛,因此阿飛當然是全書中另一個最重要的主角人物,事實上,這部書在許多地方看起來都像是阿飛的成長小說。他從荒野中來,一步步走向有著相當程度的文明與社會規範的武林世界,在這過程中,李尋歡是他的父親,林仙兒是他的母親,兩個人各從不同的面向帶給了他極大的影響。《多情劍客無情劍》是古龍武俠創作成熟期的代表作品之一,不僅是放在浩如煙海的眾家武俠作品中顯得獨樹一格,即使是較之於古龍自己一生中的武俠創作,也是相當特別而值得讀者仔細品讀玩味的重要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