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001.jpg (23997 bytes)
002.gif (14409 bytes)
002.gif (14409 bytes)
002.gif (14409 bytes)


台灣武俠漫畫史      

      「武俠小說」是中國庶民文化中重要的精神食糧。中國百姓自《施公案》、《水 滸傳》、《三俠五義》、《七劍十三俠》以降至平江不肖生、還珠樓主、宮白羽、王度盧、鄭證因,到金庸、古龍、溫瑞安,著迷於這些人虛構的俠文化裡獲得了移情、寄情的痛快。當然,也普遍擄獲不少知識份子的喜愛,儘管,在學術上武俠小說一直不被正面的肯定。但是,對於武俠小說廣大的讀者來說已不需要太多的推崇。而武俠小說的奇詭風貌及其風格多元的創作方式,連帶影響到漫畫創作上的取材,於是「武俠」又一次浴火重生。就像小說一樣─漫畫與俠文化的關係建立了微妙的揉合。漫畫的娛樂價值在武俠文化的詮釋下愈能盡其情盡其性!百年來,漫畫一直的演變令它和電影、電視音影映像相互輝映,形成互動的最佳搭擋。在商品化的催化下更是無遠弗屆、無所不在、無奇不有,和漫畫的天馬行空般,創造了一波接一波的驚喜。目前全球的漫畫文化和武俠藝術已提升到了每一個領域,演俠情正義予每一種題材中。武俠從古代到現代;從古裝到科幻,將無所不在的俠的精神發揮得淋漓盡致。

       台灣漫畫在漫畫潮流中,事實上並沒有落後多少。只是政治的困擾下成長的「不太順暢」。日據時期的台灣,在日本的教育及思想控制下,有志之士藉由漫畫反應真實社會,甚至光復前有楊國城、陳繼章兩人因一幅政治漫畫遭到拘留處分。而台灣第一位漫畫家的前輩-雞籠生(本名陳炳煌),就是一位活躍於日據時代的漫畫家。接著光復後,台灣第一本綜合雜誌《新新》月刊正式發行,雖因經費問題只發行了八期,卻帶出了台灣本土第一代的漫畫先鋒,與之同時的有曇花一現的《台灣畫刊》以及王朝宗的長篇連環漫畫,皆可視為台灣武俠漫畫的蘊釀期。

       台灣漫畫自民國四十五年開始蓬勃發展,1950年代是《土包子下江南》、《牛伯伯打游擊》、《三叔公》等反共漫畫當道。雖如此,陳定國的活躍卻又創新了另一種視覺風格,他取材自戲曲、野史的《呂四娘》、《樊梨花》等英雌在他筆下有了鳳眼美女的特色!由是台灣武俠漫畫逐漸萌芽茁壯,後因報章連載、漫畫周刊的發行有了互相助長的趨勢,1950年代末至1960年代初是武俠漫畫創作的顛鋒時期!1958年,在20多種漫畫雜誌的推波助瀾下,在《模範少年》發表《小俠龍捲風》的陳海虹造成了武俠漫畫的第一波漫畫盛況,一時武俠漫畫迷人數暴增。同時,「四郎」的風行,也奠定了葉宏甲武林宗師的地位,《諸葛四郎》受到大小朋友的喜愛與崇拜。這兩種不同類型的漫畫,都成了後生小輩的典範。武俠漫畫在陳海虹這個祖師爺的帶動下,他的大徒弟游龍輝以《仇斷大別山》名震江湖,在1960年代和師傅勢均力敵。1960年代,漫畫新人在漫畫週刊盛況刺激下群雄並起。「文昌出版社」的出現使這群漫畫家有了一展所長的機會。洪義勇、淚秋、傑祥、范藝南、蔡志昌、陳清文、翔麟、紀慶堂、雨歌、綠田、許松山、老洪、許華良、星火、家菊…上百個人對武俠漫畫都留下了驚人的創作量。尤其是許松山和葉宏甲以工作室的型態量產,作品量更加驚人。

      然1960年代末的「漫畫審查」結束這台灣武俠漫畫史上的黃金時期。在歷經漫畫大審的蹂躪後,台灣漫畫家沉寂十多年之久。1980年代初,《烏龍院》有如驚天動地的火山爆發,震撼冰河底的漫畫界。《烏龍院》本人構想是以歷史劇為經、傳說、神話為緯,畫出一套可以瞭解荒誕不經的諷刺大戲,畫個他十年、二十年。後來蔡志忠就將此構想一一實踐。《烏龍院》的影響,促使一波創作熱提早到來。但這一時期的漫畫家對武俠題材並不感興趣。《烏龍院》也非俠情故事,此劇受《楚留香》的感染而以搞笑的方式反諷了「功夫」和「楚留香」的趣味所在。不過在「烏龍」之後,鄭問以《刺客列傳》來個擺尾,終使武俠漫畫有了延續的命脈。鄭問之後又和馬利合作了《阿鼻劍》,二大本的單行本因《星期漫畫》停刊而未完結。鄭問的作品魅力受日本注目而移師日本發展。《東周英雄傳》、《深邃美麗的亞細亞》、《萬歲》令日本人眼界大開。他將水墨的特色加在俠情的故事裡,更是威力驚人。1990年代,新人輩出,實力可期的漫畫家在《龍少年》大顯身手。武俠漫畫由蔡鴻忠的《無天童子》、《霹靂狂刀》、鄭又清的《俠王傳》、《兄弟》、《梁山》及廖文彬的《少年黃飛鴻》、《龍少爺》、吳毓琪的《龍行天下》、賴有賢的《大唐遊記》、《真命天子》、《小和尚》和練任的《校園封神榜》、《風靡一世》以及度魯的《彈力欽差》、《齒男》等高手雲集,各顯神通。任紅的《精武門》、孫行的《天地男孩》、陳過的《鬼羅漢》、高瑞昌的《幻境魔俠》、李鴻欽的《無賴阿將》、黃民成的《楚留香傳奇》等等新人都有令人眼睛一亮的成績,叫人讚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