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gif (26432 bytes)
005.gif (18599 bytes)

興盛期-「新派武俠電影」

         一九四九年至一九六九年是武俠片的興盛期,這二十年之間,可大約分為一九四九年至一九五九年以粵語武俠片為主;一九六0年至一九六九年,主要語言從粵語轉為國語(即北京話);「新派武俠電影」興起。台灣的武俠片也逐漸興起,與香港武俠影業相互交流。

        一九四九至五九年之間,共有二百九十七部武俠電影,是粵語武俠電影全面興盛時期。最主要的原因,香港武俠電影在新馬一帶(當地華人普遍會說粵語)頗受觀眾喜愛,促使當地的電影商人投資支持香港電影製片商所攝製的粵語武俠片,並且購買「片花」(即先付訂金,訂購某一影片的星馬地區的上映專利權),香港影業靠著各地的「片花」大量製作粵語武俠片。台灣則在一九五九年金馬公司製作了第一部武俠片《羅小虎與玉嬌龍》(由梁哲夫導演,黃志青編劇,改編自王度廬《臥虎藏龍》),進入六0年代後,武俠片的製作在台灣才漸漸興起。

        值得注意的是,「黃飛鴻系列」電影在這時期,共拍了六十八部,是香港電影史上集次最多的電影。1949年胡鵬導演《黃飛鴻上集之鞭風滅燭》與《黃飛鴻下集之火霸王庄》,首創黃飛鴻題材。胡鵬的拍攝靈感是來自朱愚齋當時在《工商日報》,撰寫以黃飛鴻為主角的連載武俠小說,與好友吳一嘯共同編導,由新加城電影商溫伯陵投資,完成最重要的武俠題材。胡鵬後來再度與王風合作,當時的「黃飛鴻系列」影片中的武俠場面設計,一改過去的誇大做作,將表演與搏擊分開,在當時是一種創新的手法。

        五0年代末,以金庸和梁羽生為代表的中國新派武俠小說在港台地區日漸風行,為武俠電影再注入新血,首由峨嵋公司改編金庸的《射鵰英雄傳》(上下集)(1958/1959)、《碧血劍》(上下集)(1958/1959),以及梁羽生的《白髮魔女傳》(上下集)(1959)。自此之後,改編新派武俠小說成為電影重要劇本來源之一。峨嵋電影公司於一九五八年由李化創辦,是香港電影史上第一個專門攝製粵語武俠片的電影公司,由於製作認真,比當時其他公司所產的武俠片更有新意。

        進入六0年代之後,港台武俠電影出現很大的變化。在產量上,共有六百八十三部,是武俠電影的全盛時期。然而,在地域上也有著不同的發展。台灣的武俠片開始增產,以台語片為主,共八十七部,但是到六八年後漸漸停產,由國語武俠片代替。香港方面,當時武士電影以低價入口,由邵氏發行,配上國語後傾銷到東南亞和香港的市場。香港的電影公司看到這類電影大行其道,也開始大量生產武俠片,希望在市場上能夠佔有一席之地,但在品質上無法和日本電影相比。

        在六0年代中期,邵氏力圖建立新武俠世紀,讓新加盟的張徹、胡金銓及其他有志者不斷研究、籌拍。經過一段時間的精心研究準備,張徹於一九六四年開拍《虎俠殲仇》。這部影片被認為是「新武俠世紀」的真正開山之作。

        六六年的《大醉俠》打破當時由日本武士電影壟斷的市場,成為一部與眾不同的中國武片,將新武俠世紀推向一個更新的起點。此電影的獨特之處,是在動作編排、場面調度與剪接方面的技術性突破。《大醉俠》除了為武俠片首創採用彈簧床拍片外,應是第一部啟用「武術指導」的電影,因為在五十年代的武俠片並沒有武術指導,多是靠導演教導,或是演員各自發揮。而韓英傑則是從《大醉俠》開始,第一位任這個職位的人。他在片中任武術指導兼演員,負責拍攝打鬥場面,彌補一般武俠片導演不懂武術的缺憾,更可以提升武打招術的專業化,影響以後中國武俠片發展。

        六七年的《獨臂刀》突破百萬票房,使得武俠片在六0年代末期掀起另一段高潮。導演張徹對於古裝動作片最大的影響在於他大量將以男性為中心的意識形態注入香港電影,進而發掘了王羽、姜大衛、狄龍、傅聲等獨特形象的男演員,此舉打破了觀眾只愛看女主角的神話。同時,因為本片的賣座,使國語武俠片即時猛漲,粵語武俠片從此勢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