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大學中文教學環境之調查研究
  
陸、結論
  
 

一、調查結果之討論:

(一)美國的中文教育是以語言課程為導向

由美國大學中文課程隸屬系別﹐顯示有57%的受訪學校將中文課程安排於外語相關學系(包括29%隸屬於現代語言學系﹐20%隸屬於外語學系﹐8%隸屬於東方語言學系)。此外﹐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開設的課程類別也反應此一現象﹐如:由圖(十一)的調查顯示﹐有62%的課程實屬語言教學課程(包括47%的綜合語言課程﹐5%的會話課﹐6%的閱讀課﹐4%的寫作課)。

(二)開設課程與師資之間的矛盾

由圖(十一)的調查顯示﹐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開設課程類別有62%的課程實屬語言教學課程(包括47%的綜合語言課程﹐5%的會話課﹐6%的閱讀課﹐4%的寫作課)﹐而由圖(七)的分析顯示﹐教師主修語言教學者僅佔4%﹐而主修華語教學者僅有1%(見圖八)。由開設課程與教師主修科系的交叉分析突顯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亟需華語教學的專業師資﹐且由圖(五)顯示美國大學開辦中文課程似有明顯增加的趨勢﹐政府相關單位及教育部應加強此方面的人才培訓﹐並擴展與美方原有之華語教師輸出計畫﹐並可積極爭取納入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編制的管道。

      此外,甚至可以在台灣提供具公信力之華語教師訓練證書以利我國移民及留學生取得進入美國大學教授中文語言之條件。

(三)華裔學生選修中文課程的相關問題

由表(九)的數據顯示﹐華裔學生選修中文課程所佔比例在初、中、高級班均約佔1/4﹐且其中有些學生在選課前已具有不等的中文聽說讀寫能力﹐將這些學生與其他選課學生安排於同一班級上課﹐很容易造成學習與教學的困擾﹐有關後續研究可再進行華裔學生在美修習中文課程的相關研究﹐以提出相應對策。

      此外,華裔學生的情形與其語言學習之權益相關,似可透過家長及當地中文學校向大學加強反應。

(四)開課級別

由以上課程級別上可看出各校初級與中級課程之百分比39.60%較高級與進階課程18.30%高出甚多﹐此種現象說明一般大學所開之中文課程到中級二年級者為多數﹐可能限於選課人數及學校制度或師資、財力等之限制。致於其它一項有42.10%課程從問卷中無法斷定其級別﹐例如︰僅書「中文」二字或「中國語文會話」、「中文閱讀」、「語法練習」、「翻譯練習」等級別不明﹐皆無法加以主觀上的分類。

(五)開設課程類別

以上有關各校開設課程之類別中可以發現﹐中國文學課所佔比例最高﹐為全部課程之21 %, 其它依次為閱讀5.90%, 會話4.90%, 寫作4.00%, 充分顯示出語文教學在美國這個地區﹐雖然號稱提倡語言教學的順序應該按照語言自然發展的順序原則︰聽、說、讀、寫的步驟實行。但實際上從課程的類別比例中並未顯示出正比。反而是閱讀教材為主﹐而說、寫為輔的情況。致於其它與綜合兩項之百分比各佔14.40%51.30%的內涵有1﹐名稱重疊例如︰A Chinese Text for a Changing China/Changing China, 顯然視同一本教材。而有些書單從書名上看也無法判斷類別﹐例如︰ Beyond the Basic, Chinese Breakthrough, College Chinese等等﹐五花八門﹐使人眼花撩亂。總言之﹐美國各校完全由授課教師決定自行選定教材﹐並無標準可以遵循﹐是不爭之事實。這與美國多語言文化政策多少有直接的影響與關連。此外,這種現象也表示台灣的教科書仍有進入美國大學的空間與機會。 

()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方言課程開設情形

經此次調查結果﹐除了標準華語之外﹐僅有兩所大學開了廣東話﹐兩所大學開了閩南話﹐只佔全部課程的2.2%。此種現象應該是一種移民效應﹐及當地族群的需求。廣東人移民至美國有一世紀之久﹐而台灣眾多留學生的落地生根﹐是近二、三十年以來所造成的語言主流。

(七)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授課使用字體情形

由資料上可見在美國各大學授課所使用之字體﹐只教簡化字的學校有22%, 只教正體字者有11%, 而兩者都教者佔61.67%, 其中又以先教正體字者有38.5% 佔多數﹐由此可見代表中國傳統文化的正體字﹐仍是美國各大學中文教學的主流﹐尤其是當學習者要深入研究中國文、史、哲等深奧的古典文物時﹐唯有先把數千年傳下來的正統中國文字認識清楚才得進入中文的廟堂。

(八)美國各大學中文教育機構授課使用拼音系統情形

漢語拼音在美國各大學使用的比率是92.3%,而注音符號只有5.5%使用的情形。在1972年以後﹐因大陸漢語教材逐漸廣被美國各大學使用﹐因而漢語拼音陸續取代了威翟式(Wade-Giles)、國語羅馬字(GR)、耶魯式(Yale System) 在大勢所趨的情況下﹐漢語拼音因能配合西方人士語言拼音的慣性﹐及對羅馬拼音的熟悉度﹐並已經國際語音學會認定﹐因而流行十分快速。雖然注音符號是代表我國傳統語音及文字雛形的語音最佳符號﹐但在國外實行教學時無大量工具書的配合﹐的確仍有不便之處。除了少數學校使用之外﹐也有漸被取代之虞。

(九)教材使用情況

美國各大學各級中文教材使用其中最熱門的教材﹐前四冊︰(1)中文聽說讀寫I(2) 中文聽說讀寫II (3)實用漢語課本I(4)實用漢語課本II前二本係美國東部-鄭與崔公司Cheng & Tsui)於1996年出版﹐編輯者為美東各大學目前正在執教的漢語教師;後二冊原為北京語言學院所出版的簡化字版﹐經鄭與崔公司1990年改為正體字並於美國出版的教材。除此之外﹐(5)今日台灣、(6)中文入門、(7)演變中的中國、(8)中國之旅等書﹐只有今日台灣一書是在台灣出版﹐由鄧守信教授主編。其他的教材也都是美國出版﹐由各校教師自行編寫的。在119種教材中多半來自美國本土﹐或中國大陸﹐極少數取自台灣師大國語教學中心或正中書局。這與中國大陸重視對外漢語教學﹐配合推行海外漢語有最直接的關連與效果。

(十)電腦輔助教材

電腦輔助教材是自學過程中很重要的資料,雖然國內已開發很多教材,但從美國調查得知,使用國內開發的產品之美國大學甚少,雖然學生個人使用情況無法從問卷中得知。這方面我們建議:

        1.請僑委會鼓勵國內軟體廠商開發電腦輔助教材,而教材應註明
   「課程性」及「輔助性」兩大類。

        2.請僑委會國外單位大力推薦電腦輔助教學的使用,對象不只應是
   僑民個人,更應鼓勵美國大學試用國內開發的軟體。

國內廠商開發時,應加強英文的使用,以便增加接受度.更應預先測試,是否可在英文(或外文)視窗下執行。

(十一)華語測驗

      華語能力測驗不但可用於評量學生的學習效果,亦可用於美國各大學華語班分班測驗。大陸的HSK已在世界推動使用,雖然在美國的影響尚有限。我國似應更積極開發類似HSK之華語能力測驗。建議僑委會與國科會聯絡,推動後者委託中正大學柯華葳教授正在開發的能力測驗,鼓勵美國各大學使用,如此更能實現美國學生來華時,在程度上配合國內華語中心的教程。柯教授計畫進度稍緩,主要因為經費及專業人員的缺乏。僑委會是否可以補助此計畫,以便台灣早日能夠呈現高水準的華語能力試題(所謂中文托福),與大陸的HSK同時為選擇項目。

      中文電腦進入廿一世紀之後,全世界要以華文(中文)顯示在網路以及單機電腦互通文件尚有很嚴重的瓶頸。這對僑委會推動華文教育極為不利。部份問題存在於外文視窗中文化過程及軟體。這方面,美國及大陸皆有產品。國內似可由僑委會鼓勵願意開發能與視窗台灣版相容以外的英文視窗中文化系統,以利台灣與國外的高科技溝通。開發後,僑委會可通過國外單位以及產業管道在國外推動使用。如此,所有國內開發的電腦軟體,皆可順利在國外使用。

(十二)字體與音標的基本面

    欲增進台灣的華語教學領域對於美國大學華語教學的影響,最基礎的因素應是「字體」的使用與「標音符號」的使用。

在字體方面,雖然大陸的簡體字之影響力日增,但根據本研究,仍有百分之七十五的大學教授正體字,其中正簡兩體都教者,也有三分之二的學校先教正體而後教簡體,至於仍有近四分之一的大學完全不教正體字,其可能的主要原因為該校之漢語教師為大陸出身,並且使用大陸之教材,以致使台灣的影響力無從發揮,這些學校應是我國加強爭取之學校,在其人事方面固然無法變動,但宜提供台灣出版之教材或教學資源,並聯合當地之中文學校共同反應,至少先求得「正簡並行」的情勢。

在標音方面,大陸的漢語拼音明顯地席捲美國的大學(92%),採用注音符號者約僅5%,表面上是注音符號居於劣勢。但從 Twenty-two points, plus triple-word-score, plus fifty points for using all my letters.  Game's over.  I'm outta here.近數十年的發展史來看卻不盡然,在70年代前,漢語拼音與注音符號幾未存在於美國,美國的大學早先皆使用耶魯式拼音或國語羅馬字,然而近二、三十年來卻產生了重大的變化,大陸的漢語拼音與台灣的注音符號分頭並進,進入了美國的市場,台灣的注音符號主要是由台灣的移民帶入,勢力範圍在各地的中文學校,學習者多為華僑子弟,其人數居全美之冠,而漢語拼音卻進入了美國主流的社會。先以大學為主,而在90年代當美國各州之中學可開設中文課時,亦隨之而下,影響了主流的中小學之中文教育,而兩股勢力交錯之處,往往呈現了平行並存的現象,如美國中學生進入大學的考試 SAT II 的中文考試,是兩種標音系統並存。

其間,亦有互相浸染之處,例如當美國大學的中文課程之註冊學生中有許多的華僑子弟具有注音符號之背景,而另方面,偏向台灣的中文學校亦摻雜了大陸的子弟,而導致漢語拼音侵入的現象。

我國五十年來的中文語音教育是奠基於注音符號上的,所有的兒童讀物、字典、國音教學法皆以注音符號為標音工具,全國上千萬的人口及數十萬的國小教師皆具注音符號之背景,在未來我方基於維護固有的注音教學基礎及移民子弟之利益,對於美國大學應積極採「平行並存」策略,即應積極爭取美國大學在使用漢語拼音之時,亦一併教授注音符號。目的並不在於取代漢語拼音,而在於平行並存,使我國之圖書讀物及人才易用於美國,欲達此目標,一方面必須在華語文教材、教學法、教學研究方面有所推廣,另方面更應加強我國華語教學界與僑教人士與美國大學之中文教學界之交流互動。

 

二、研究過程所遭遇的困難:

        此次的問卷調查過程遭遇的最主要的困難都是在於問卷回收的部分,通常在美加地區的問卷回收率都普遍偏低,大多在百分之十左右,執行單位雖先後催發過三次問卷,但回收率仍只佔了美國大學的中文科系之百分之三十(根據美國中文教師學會於1998年的調查,共有316所大學開設中文語言課程,而本研究回收91份,為30﹪),雖已高於一般的回收率,但仍未達令人滿意的程度。因此待專案結束後,本所仍將繼續補充資料庫,並義務提供給僑委會。

        茲將問題列於下,以供日後的參考:

(一)美國大學中文科系名稱不一

      美國各大學的中文科系之名稱不一,例如:Dept of ChineseDept of East Asian LanguageChinese Language ProgramDept of Foreign Language,在尚未知悉對方確切名稱時,只能一律以Chinese Program為名寄至各大學,當各大學在內部轉信時,易轉錯或失誤,經常無法轉到適當的部門。

(二)問卷發放時機不宜

      本次發放問卷的時間,原定於四月初,但因專案簽約延後,導致於五月初才發出問卷,而美國各大學均於五月上旬已放暑假,導致無人處理問卷,待九月初開學人員返回時,可能認為此問卷之時效已過,而不予回覆。

(三)回填問卷的誘因不足

   通常為鼓勵對方回函,都會提供經費或其它的待遇作為回饋,但由於整個專案的經費限制,只能提供對方僑委會的光碟一份及本所之「華語通訊一年」(本所自行負擔此項經費)(請參閱附錄之問卷信函),誘因較為不足。

(四)網頁資料陳舊不全

  從各中文科系的網頁尋找資料亦是本研究之資料收集方式之一,由本所查詢到約100個網站,分別上網查看之後,發覺大部分的網頁資料貧乏,或久未更新,多半僅有課程名稱,少部分有教師之介紹,其他都付之闕如,難以一併統計。此部份資料尚得長期蒐集更新。

 

三、後續展望:

(一)改進

    多面向蒐集資料﹐除了問卷﹐可以該校相關書面資料及網站資料進行分析﹐並可進行實地考察及訪談以對資料的可信度﹐及分析結果加以確認。問卷回收份數過少﹐應再進行更全面的調查﹐希望能有第二期計畫﹐投注較多的人力及經費進行後續研究﹐一方面可驗證第一期結果所做出的假設﹐另一方面可就全面分析的結果﹐探討台灣方面有關政策的擬定及執行。

(二)資料增加及補充:

欲建立完整的資料庫,除了最初大規模的徵集外,尚須不斷的增加補充及維護,本所仍將繼續從網頁或其它來源來增補資料,並將義務提供給僑委會。

(三)後續研究

可進行美國大學中文教育機構歷年來學生人數分布情形﹐以及華裔學生所佔比例的研究﹐探討有關華裔學生中文教學的相關問題。華裔學生的中文程度調查﹐各校是否針對華裔學生開設特別課程。

(四)其他地區的調查

基於此次專案的經驗,建議僑委會日後可繼續進行其它地區大學的調查,可依下列各區劃分數個專案,以建立全面的基礎資料庫:

A.其它英語地區:加拿大、澳、紐、英國

B.歐洲地區:德語區(含瑞士、奧地利)、法國、荷蘭、西班

牙及東歐

C.東南亞地區

D.日、韓地區 

經過這些調查,僑委會可大致掌握全球主要華人聚集地區之主流大學階層的中文教育狀況,對於各地僑民的升學,僑校之銜接,僑教語文政策,與如何發揮我國的影響力,均可供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