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論文錄取名單

如何挽救將要消失的中華文字?
 

周強國


「將要消失的中華文字」?這不是口號,也不是主張,更不是我所提倡。這是累積我三十五年的工作經驗和研究中華文字工具,所得到的、令人感到悲哀的結論。我工作的工具是電腦,工作的產品是軟體,企業資訊的流程是我的專業。

我們的文字真的快要消失了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就要看我們今後對自己文字珍惜的程度和努力的方向來決定了。以目前的大趨勢來看,中華文字要長存下去是件非常不樂觀的事。這個問題不是出自於文字本身,而是出在處理這些文字的工具。

這裡所指的文書工具是:字典、文字排列順序的功能和電腦文字輸入法

字典

我們辭典的查字方法種類之多,可能是世界之冠吧。我們有查部首系統、有四角號碼、有數筆劃的、有查注音的、有查拼音的。

部首查字:以部首查字,我們都有過共同的痛苦經驗。我們寫字的順序是左而右,上而下、由中而左而右(戀)。可是部首的查字方法就不一定順着這個規律來進行,比如以下幾個字,杰(手寫:木灬查字:木字旁)、熱(手寫:土八土九丶灬查字:火字旁)、周(手寫:冂土口查字:口字旁)、堃(手寫:方方土查字:土字旁)、戀(心字旁)…

查字的時候,即使第一步就找對了正確的部首,接下來的工程還多著呢。我們還要數筆劃,如果找不到的話,多加一劃再找一次,如果還是找不到,再減二劃,如果還是找不到,就得以不同的角度來看,試用別的部首,從頭再來一次。所以我們查字典有個很傳神的順口溜:「有邊查邊,無邊要求天」。很多人到了這個地步,早就宣佈投投降了;有的人以不眠不休的精神,非把那個字揪出來不可。在這種情況之下,只好把該字用筆寫在紙上,用傳真的方式去向一個好朋友或者老同學求救。傳真是唯一向外界求援的方法,因為在電話裡是「有理講不清的事」。所以我們一聽到要查字典,心裡就涼了半截,再說要查辭海,那還得了,手還沒動,已經汗流浹背了,不是嗎?辭典的字小,紙又那麼薄,頁數那麼多,厚厚的一大本,誰還敢去碰它。

數筆劃查字:對了,我們還可以查筆劃,不就行了!可是,有人數過,六個筆劃的字有多少嗎?大陸的辭典裡多到728個字,而十九劃的就有1232個(繁體和簡體字都算在裡頭了)。請各位想一想,這是我們應該有的查字方法嗎?不對吧,也因此後來又多加了其他的查字方法:用注音符號或拼音。

注音或拼音查字法:用拼音也好,用注音也好。以音取字的方法來查字,共同的缺點是:第一,同音、同調的字太多了。比如第四聲的「ㄌー」字,竟然多達41個(簡體字還不算在裡頭),各位想想,用這種方法來查字,可怕不可怕?第二,我們只能找已經認得的字,也就是說,只有曉得該字的發音才能去找,致於不認得的字呢,只好用猜的方式去碰一碰運氣。別擔心,我們還有一個「放之四海皆準」的口訣:「有邊讀邊,無邊讀中間」。堃、甩、彧都是很好的例子,如果口訣不中用時,我們還可以去燒香。說不定蒼天真得會動情而顯聖蹟呢。

親愛的讀者,請原諒!我不是在挖苦或譏笑我們的文字,而是在研討我們的文書工具。我們要有勇氣去面對這個事實,了解真相,發現短處,這樣也許我們可以找出一個辦法來共同對付這個無形的敵人。

上面所提到的,翻箱倒櫃去找一個字的痛苦經驗,我想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曾經歷過。當我們要找某個字的時候,卻偏偏找不到。我們本能的反應是什麼?再算一次,再猜一次,再來吧。我們萬萬沒想到,甲家字典有的字,乙家不一定有,而乙家有的字,甲家也不一定有。這樣一反一覆,一前一後的查字方法,既不科學又不邏輯,效能又低得可憐。現在是一刻值千金的時代,還有誰要去做查字典這種傻事呢?

四角號碼查字:把每個國字當成四個角來看待,這四個角用數字來編號,比如「二」的編碼是1010,工、正、三、歪、亞、丕、王、玉、玊、亘、五、巨、巫、豆…等都是以1010來編碼。有很多的字根本就沒有角可言,或者角度模糊不清,只好勉強地虛設一個角來充數,因此特別狀況的編號非常多,諸如:成、國、中、手…。一般說來四角號碼要比查部首快三四倍以上,可是因著上述的缺點,現在好像慢慢在消失中。

文字排列順序功能

要查資料必需先有文字排列順序的功能,才能把資料按部就班地找出來。然而,我們文字排列的功能可憐得不能與外人道。我們只能用筆劃的多少馬馬虎虎地排一下,為什麼說馬馬虎虎呢?上面講過了,按筆劃查字的不科學性(十九個筆劃的字多達1232個字)。用拼音或注音來排列也是一種沒辦法的辦法,一個同發音、同聲調的字竟可多達40個以上!還有那些破音字呢,要找哪一個音?因此嚴格地說起來,我們的文字到目前為止簡直就沒有真正的排列功能可言,不像西方文字,只要按字母次序,就有方便的索引(Index)可用。

文字的輸入

要怎樣把我們的文字輸進電腦裡去,是一件令人感到很頭痛的大問題。中文輸入法的種類有多少?或許沒有人能說得出來。到今天為止,中文輸入法還沒有找到「休止符」,還是不斷地在向前邁進,以尋求一個突破和出路。現在有的是:注音、拼音、倉頡、大易、簡易、快速、嘸蝦咪、五筆字型、行列等。拼音裡還分有南極星、微軟新注音、中國之星、半拼、雙拼、全拼。還有很多哩,比如自然輸入法、九方輸入法等不勝枚舉。

注音輸入法(與拼音輸入法同):在許多輸入法中,筆者要特別提出來討論的是注音輸入與拼音輸入法。以音取字的輸入法,是當今海峽兩岸輸入法的紅星。這種輸入法最大的誘惑是,只要會注音或拼音的人,差不多人人都能把文字輸入到電腦,使用起來好像很方便。這種以音取字輸入法最大的好處是:不必太久學習,就可以派上用場了;缺點是,打來打去,輸入的速度就是那麼慢,因為同音、同調的字太多,音輸進去之後,勢必要在許多的同音字裡選擇一個。用慣了這種法輸入法的人,到後來只能猜字而不能寫字了。為初學國字的小學生來說,電腦簡直就是個國字摧殘機了。這話怎麼說呢?

在學校裡老師是怎麼教學生寫國字的?一筆一劃,一點一勾,左右上下的順序,有板有眼地,絲毫不馬虎地寫出一個「媽」字來。然而學生一回到家,把電腦開動,只要打上ㄇㄚ或MA,一連串的媽嬤嗎…字就會顯現在螢幕上,任他選一個來用。這個例子給我們的啟示是,在學校所學的和在家裡所用的,是完全背道而馳的兩回事。教育部長杜正勝上任的第一個星期,馬上提出了他對今日大學生國字水準低落的感嘆和指責,他把這個病源歸咎於考試的出題。當今許多的考試題目都是以選擇題為主流,學生很少要用筆自己寫字了。這當然是一針見血的立論。可是杜部長忘記一個東西–中文摧殘機–的存在使然。不論是哪個年級的學生,小學也好,中學也好,大學也好,博士班的也好,只要他們(所指的是以大多數人而言)一坐到電腦前,就用回答選擇題的方法來寫字。考試是選擇題,電腦輸入也是選擇題,我們的部長怎麼能期待他的學子不寫白字呢?只要還能提筆寫幾個字,已經是件很了不起的事了!

我們都曉得,學國字要眼到、口到、心到和手到,這是學中文的不二法門,缺一不可。可是今天的孩子是怎麼學的呢?只要能在電腦裡猜到就可以了。請各位想一想,電腦使用不當,很快就會成為世紀的中文摧殘機了。長此下去,再過兩三代吧,看看我們的孩子還有幾個能寫漢字的!

使用電腦的趨勢既然已無法改變,我們所能做的就是在輸入法上求取變通,以防止上述情形的發生。筆者願意介紹「新世紀中華文書工具」就教於語文專家,只要有更多人投入研究,應該可以防範於未然。

新世紀中華文書工具

文字排列

其實「新世紀中華文書工具」的理論基礎,早已在二十年前默默地誕生了。這工具擁有世界一流的文字排列功能,文字是依照字根(類似部首)的原理,一根一根地排下去,排列順序邏輯而透明,查字時順眼而舒服。

查字典

文字既然有了排列功能的幫助,查字典便成了輕而易舉的小玩意兒,筆劃越多的字就越容易找。用電腦查字只需六秒鐘,查裝訂本的辭典十一、二秒鐘之間就可以有結果。新世紀文書工具的查字方法是目前最快的查字法,速度之快、準確度之高可說是舉世無雙。

文字輸入

中文電腦輸入法相當多,其中有一個對中華文字具有特別意義的是「行列輸入法」。許多字根輸入法當中,行列是最容易學的,一個普通中年人只需半天的時間就可以學會。和其他技能一樣,練習和熟能生巧當然是成正比。行列輸入法的原則是,每個國字只按一鍵到四鍵(最少一鍵,最多不超過四鍵,依筆劃的繁簡而定),出現在螢幕上的,幾乎就是所輸入的那個字。打了四鍵以後,出現兩個以上不同字的機率只有0.5%。此外,字根輸入的順序和手寫的筆劃順序是絕對一致的,如:杰(木灬)、熱(土八土灬)、周(冂土口)、堃(方方土)、戀(言糸糸心)。而常用的字如:國、我、你、他、來、會、的、法…等256個字只需打一鍵就可顯現出來。其他如:識、諦、擒、鑰、簿、圖、龍、筵…等1700個筆劃多而常用的字只需打兩鍵就可以顯現。這些快速鍵的使用,完全是以邏輯推論而不是用死背的方法記起來的,由此可以想像,行列法練熟了以後,「鍵步如飛」就不再是武俠小說裡的神話了。使用字根輸入法的最大優點是,國字的水準不會下降,因為行列法是將字輸入,而不是選字或猜字,會寫的字就能打得出來,能打得出來的字就會寫。

結論

中華文字和西洋文字最大的區別是:西洋文字是多音節的字,字的本身是沒有意義的,26個字母的功能只是把字的發音音標化。嚴格說起來,有多少個字,就有多少個不同的發音。西洋文字音符的表達能力強大,這是音標文字的最大長處。而我們的文字是單音節的字,毫無例外。現有的國字大約是9500個字(綜合各家繁體字辭典裡字的總量。大陸出版的「普通」辭典“現代汉語詞典”,2002年版竟多達14’000 多個字,因為把繁體字也納入簡體字辭典裡了,大大地違背他們所提倡的簡體字)。我們的漢字到底有多少?九千個字也好、兩萬個字也罷,終究只能用1271個發音。我們同音同調的字多得汗牛充棟,就拿第四聲的「ㄌー」字吧,竟然有41個字(簡體字還不算在裡頭)。我們的文字本身有強大的表達功能,字裡有形有意,這是其他文字所沒有的,可是發音的表達功能卻是世界上最弱的其中之一。冷靜地想想,我們怎能用1271個發音(注音符號也好、拼音也好)來表達 14’000個國字呢?怎能用我們的短處來處理我們的長處呢?怎能用1271個發音來輸入14’000個國字呢?怎能用1271個發音來排列出14’000個國字呢?一個四千六百年歷史的文明古國,號稱擁有世界上最美麗文字的民族,卻使用那麼落伍和不精確的文書工具來處理高性能的文字!換句話說,以語文的短處來處理語文的長處,是個非常不合理、不合乎邏輯的思考行為。

在資訊爆炸的時代,如果我們的文書處理工具無法和西洋文字工具處於並駕齊驅的地位,中華文字所面臨的命運大概只有淘汰和滅亡。大陸的羅馬拼音,最後就會變成今日越南文的形式。

越南的語言類似我們中國南部的方言(單音節,有五聲,文法構造與漢語相同)。第六世紀他們開始採用漢文,十七世紀末有一位法國傳教士到越南傳教,為了方便與人溝通,便把越南聖經的發音用拉丁字母注音。1884年中法戰爭,滿清政府和法國簽訂條約,放棄了對越南的宗主權。1910年法國殖民政府正式宣佈取消使用漢字,而由「拉丁字母的注音」來替代。這拉丁字母注音就是今日的越南文:Nâm nâm guo nâm, nâm nâm guo. Nâm nâm nâm guo, nâm nâm guo. 中文:年年過年,年年過;年年難過,年年過。單音節文字麻煩的是,同音同調的字太多,所以越南文學系的學生,一定要修漢文。

回顧這段歷史,越南的文字演變就是我們的前車之鑑。越南文要是能說話,可能它們會這樣向「中華」文字招呼:「我們的過去,就是你們的現在;我們的現在,將是你們的未來!」。

台灣的繁體字要往那裡走?大勢所驅,最後可能也是注音符號拼音化,拼音化以後,接着就是拉丁化。到時候中國統不統一,該是沒有談論的價值和意義了。因為「中國」反正只是有「話」而沒有字的「中囗」 (中空化之國也)。(有人說,四千年來「中國」是因著文字的統一而統一的)。

中華文字真會消失嗎?要回答這個問題,就得看我們今後對自己文字珍惜的程度和努力的方向來決定了。如果貪懶、貪便宜,使用不適合我們文字的文書工具,筆者認為,這個惡夢可能很快就會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