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關臺灣燈謎的起源與流傳,因無確切文獻可考,目前已無法得知詳情,但根據吳靜閣《靜閣謎話》中的記載1,早在清咸豐、道光年間,竹塹(今新竹)林占梅的燈謎作品已廣為傳頌,雖然謎稿已經亡佚,但其中膾炙人口的十數條仍保存在《新竹縣志稿》中,可以想見當時燈謎的盛況。

  繼林占梅之後,致力於謎學推廣者首推臺灣末代巡撫唐景崧,他在擔任布政、按察史期

 
 
 

間,經常在道署中的庭園——斐園,作文人雅會,懸謎競猜,而帶動了當時的謎學風氣,進而使謎學推廣至全臺(臺南、臺北),並著有《謎拾》一書,因此尊他為臺灣謎學初祖,諒不為過;影響所及,當時中科甲的讀書人很多,文風鼎盛。


  經甲午(1894)戰後,接著是日據時代的來臨,在異族的統治下,傳統文化的保存與發展受到了打壓,但臺灣同胞心繫中華文化,謝星樓、吳靜閣諸前輩,在日人眈眈虎視之下,常藉由各式的民間活動來傳達,而燈謎也在這樣的情況下蓬勃發展。每逢春宵秋夕,都可見有張燈射虎之舉,元宵、中秋猜燈謎的活動已普遍深植民心了。當時雖尚沒有專門的謎社誕生,但各地的詩社卻常另設燈謎部,懸謎互猜;而報紙、期刊中也常見燈謎的披載。

  民國三十八年以後,政府轉進至臺灣,不少的大陸燈謎界人士,亦輾轉而來,為臺灣謎學界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其中袁定華、王素存、來楚庚諸前輩,更於民國四十七年,匯聚了同好七、八十人,成立了臺灣第一個民間的謎學社團——集思謎社。其後基隆、高雄、臺南等地亦紛紛繼起,至今已有十數個謎學社團,燈謎的專刊、書籍等等亦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民國八十八年,全台各謎學團體結合,成立了「臺灣謎學研究會」,全力為傳統民俗作更進一步的拓展。每逢佳節、慶典,各地盛大舉行的燈謎大會,幾乎皆由社團謎友為主幹,出錢出力,無怨無悔,為臺灣近幾十年的燈謎盛況,貢獻了寶貴的心血與精力。

  燈謎本屬「小道」,純屬於賞心樂事的智慧游戲,因此,雖然自古以來即有「隱語」、「廋詞」之風,明清之際,更普見盛行,然畢竟非經世之要務,文人雅士亦無意藉之留名,只不過詩酒唱和、風月流連而已,故往往守成有餘而開創不足。文學史中的常規,往往是前盛後衰,唯獨燈謎一道,由於謎社同仁殫精竭力投入,卻是「前修未密,後出轉精」,無論在會意之巧妙、思致之傳神、蹊徑之別出、取材之廣博上,皆較前人更勝一籌,尤其是擅於古為今用,以現代社會中之人、事、地、物為謎底,頗能融古今於一爐。

  更值得一提的是,近年來臺灣本土意識高漲,燈謎界亦頗致力於此,臺南的許成章教授,已有臺灣俗語詞典的著作,而集思的陳溪田、葉明冬二先生則以臺灣俗語為謎底,屢有佳構,如「縮衣節糧稅賦重」射「儉吃忍寒繳大注」、「討論登革熱」射「講虻咬的」等,在臺灣俗語已逐漸式微之際,透過這種寓教於樂的方式宣揚,相信是有助於「臺灣人應知臺灣事」理念的完成的。

時至今日,隨著民主社會的自由化及傳媒的多元化,如報刊、電視、廣播、網路上,都可輕易獲得燈謎的相關資訊,燈謎同好們也常可藉此更方便地相互切磋請益,深盼這種結合著中國文字之美與傳統民俗文化的活動,在未來能更進一步地發展、提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