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於製作謎題,向來有所謂的「四忌」(忌艱僻、忌穿鑿、忌輕率、忌固執)、「三要」(要典雅、要渾成、要精巧),不過這已經是升堂入室後的精益求精之舉了,基本上,初學製謎者,只須多讀書、多觀摩、多猜射,不難漸漸窺徑,逐步提昇自己的功力。不過,有幾個原則是必須先遵循,否則謎不成謎,會鬧出笑話的。首先是謎面和謎底的先後問題,是以底求面,還是將面尋底,初學者會很納悶。在這點,事實上是不成疑問的,因為無論是底或面,都須經過思索,究竟可不可以有新鮮有趣的新解,一旦有新解,則為面為底皆可,謎社將以面尋底稱為「矢部」,以底求面稱為「函部」,並行而不悖。

  其次,製謎有個絕對的原則,那就是除了標明「露春格」者以外,謎面與謎底絕對不可以有相同的字,如以「一路平安」為面,猜射地名,雖然「安達
 
 

」在 詞意上很吻合,但是因為重了一個「安」字,就不能不割捨,而該代以「旅順 」;同理,「四季如春」絕不能當「恆春」的謎面,「傳道授業解惑」也不能猜「陳師道」。一般謎場上的主稿大抵不可能犯此忌諱,因此猜射時也該謹記。
  
  再者,謎面與謎底的關係不可過於浮泛,如以「玩」字射「成吉斯汗」,就犯了此忌,因為謎底只要改成忽必烈、蒙哥、窩闊台等元代君主的名字,都合乎要求;「吃果子,拜樹頭」,也不能用來射成語「飲水思源」,否則「當念盤中飧,粒粒皆辛苦」之類的同義詞,無不可以當謎面了——製謎不是那麼索然乏味的。至於以「劉關張結義處」猜台地「桃園」,更是問答題,根本不成其為謎。
  
  當然,謎作一如詩歌,人力儘管巧妙,總覺得還是天然渾成為上,一如杜甫「正是江南好風景,落花時節又逢君」,語語白描,宛如目見,卻深刻動人。天然渾成,首要在謎面典雅,最好是成句(語出有來歷),不然也要文雅自然,語氣順暢,如以「幾曾識干戈」射平劇角色「武生」、「如墜五里霧中」射成語「下落不明」、「械鬥者一體拘留」射酒語「打通關」、「這相思石爛海枯」射食品「豆腐乾」,甚至「啦啦隊不准坐下」射行業「加油站」、「毫髮不爽」射口語「小毛病」、「保護靈魂之窗」射口語「小心眼」,雖謎面有雅俗之別,卻皆一氣渾成,望之會心,俱是佳構。集思故社長來楚庚先生作古數載,但自然傳神之作極多,至今猶令人津津樂道,如「老婆是別人的好」射成語「自討沒趣」,「討」字別解為「討老婆」,底面渾合無間;至於「肥水不落外人田」射〈桃花源記〉之「便要還家」,雖用「鈴格」(即解鈴、繫鈴之合稱,意謂答案中之某字須讀成破音,此處之「要」原唸成ㄧㄠ,答案則須唸成ㄧㄠ\ ),卻不能掩其天然風華的韻致,足稱神品。

  回上層